独断大明|第六百二十四章 魏忠贤的局

推荐阅读:火爆兵王/完本、无敌升级王帝道至尊一代天骄异世灵武天下/完本、铁骨/完本、龙血战神极品女仙/完本、一品武神/完本、武道至尊/完本
深夜,孙承宗府宅。

  

  孙承宗,周应秋,傅昌宗,徐大化,沈,哪怕一直抱病在床的礼部尚书袁可立都来了。

  

  这几人纵然权力受限,可也算是京城里最高管理层,顺天府,东厂这么大的动静,他们是怎么也睡不着觉的。

  

  袁可立脸色苍白,不时的咳嗽,神情极其疲倦,还是撑着道“龌蹉之事越来越多,皇上真的就不担心史书如刀,留下千古骂名吗……”

  

  六部尚书中,也唯有这位袁尚书敢这么说。

  

  在坐的几人都十分清楚,这件事的背后是皇帝,也不怪袁可立这么说。

  

  说归说,他们却不能纠缠在这上面,还需以政务为重。

  

  现在内阁是孙承宗为主,他看了一圈,道:“不管魏忠贤如何,我们要做的事情不能耽搁。毕阁老出京巡视河道,乃是皇上对今年水情的忧虑。申尚书出京,也是近来军中滋长了一些不良习气,需要严厉打击、消除。辽东的重要性本官不需多言,总之,三位大人的出京,诸位不用过多联想……”

  

  孙承宗这样安慰的话语,对在座的来说都没有什么说服力,事实就摆在眼前。

  

  袁可立以前一直躲在登.州,去年才被召回京师,任礼部尚书,对于‘新政’是‘无可奈何’下的接受,眼见京城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他顾不得病躯,看着孙承宗大声道:“孙阁老,自古以来的明君从未如此大动干戈,陷天下、陷自己于不义,作为内阁辅臣,你当真就没有一点担当吗?”

  

  孙承宗知晓袁可立的性格,对这位老大人也颇为尊重,肃色道;“袁大人想要本官如何做?”

  

  袁可立眼神浑浊,嘴里斩钉截铁的道“下官希望孙大人节制巡防营。”

  

  在座的众人神色立变,这位老大人久在军旅,双眼毒辣的很,看到京城,以至于整个北直隶的关键。

  

  巡防营,谁掌握了,京师就是谁说了算!

  

  孙承宗神色不变,他确实还有能力能从曹钦程手里拿回巡防营的控制权,只是,这是否会有悖皇帝的布置?

  

  周应秋看了眼袁可立,道:“下官倒是认为,孙阁老确实要做些事情,否则显得内阁太过无能,想必这也不是皇上想看到的。”

  

  傅昌宗稍一思忖,跟着道:“孙阁老确实要有所作为,否则世人都会认为内阁、六部是摆设,皇上会更加不信任。”

  

  其他人都不敢乱说话,这个时候一字一句都会传到皇帝耳朵里,稍一不慎就会是大祸!

  

  孙承宗看着周,傅二人,面露沉吟。

  

  这两人是皇帝的绝对心腹,他们的话,孙承宗要认真三分。

  

  好一阵子,孙承宗才道“你们是说,本官应当直接节制巡防营?”

  

  周应秋摇头,道:“下官的意思,大人可以找个机会,给魏忠贤一些警告,向外面传递一些该有的信息。”

  

  傅昌宗更进一步的道:“即便大人想要节制巡防营现在也不大可能,内阁要做的,就是将魏忠贤罩住,确立内阁地位,不容任何人质疑。”

  

  徐大化听明白了,他感觉这里面分明是有皇帝在授意,跟着解释道:“魏忠贤还有顺天府是占着大义的,内阁没有理由阻止,我们要给外界一种感觉,那就是内阁能控制住东厂,凡有逾矩,皆是东厂狂悖不法,日后也好收场。”

  

  孙承宗大约明白几人的意图了,不管里面是不是皇帝的意思,点头道:“也好,本官明日召见曹钦程,吴淳夫等人,限制一下他们的权力,同时会调整巡防营的部署,以策万全。”

  

  巡防营最早就是孙承宗参与改制,他的影响最大,后来才是孙传庭,申用懋,外加内阁辅臣的身份,对巡防营做出微调,合情合理。

  

  众人暗自点头,只要巡防营在手,京城就乱不起来。

  

  “我们说说督政院以及刑部的事情,明日再议税务总局以及皇家钱庄的事。”

  

  这件事算是勉强过去,孙承宗话题一转的说道。

  

  不管魏忠贤怎么闹腾,他们原本计划里的政务不能停。

  

  徐大化转头看了眼高高在上的月色,已经很晚了,还得强撑着,白天根本没办法议事。

  

  这里的事情每一件都非常重要,重要之后就涉及到权力,权力的大小就会显示在朝廷的地位以及重要性,重要性就会直接预示可以待多久,有没有危险!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京城都沸腾了。

  

  一面是喊冤的人将整个顺天府大门都给堵了,另一面是顺天府,东厂的人不断将押解回来的人,财物送入刑部。

  

  “大人,大人,我是冤枉的啊,地都是他们自愿卖给我的,我没有强买强卖啊……”

  

  “大人大人,真不是我干的,那些人是被匪盗所杀,这些地都是他们后辈卖给我的……”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愿意退出了,不跟他们与朝廷作对……”

  

  “我的银子,都是我的,放我出去……”

  

  一辆辆囚车内,足以看尽人情百态,一个个的丑相毕露,再无往日威风。

  

  “抓的好,打死这帮劣绅!”

  

  “还我的地,那是祖上留给我的……”

  

  “畜生,我要给我女儿报仇……”

  

  嘭嘭嘭嘭嘭

  

  两旁的百姓们有什么扔什么,咬牙切齿,恨得不行,一度要冲上前。

  

  四周押解的士兵都小心翼翼的保护自己,快速催促着赶往刑部。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押回来,他们耽误不得。

  

  赵,李,张,周四大家族的族长在最前面,头上,脸上都是菜叶帮子,凑鸡蛋,眼神都是阴沉的可怕。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朝廷真的敢玩火,要对整个北直隶的士绅动手!

  

  疯了!都疯了!

  

  他们心底怒火咆哮,同时又在拼命的思索着脱身之法。既然他们被押到京城了都没有受到阻拦,朝廷之上肯定有所变故,他们要想别的办法。

  

  他们过往的一个个关系都被拿出来,可却找不到半个合适的。

  

  朝廷都不说话,谁还能拿魏忠贤怎么样?还能救他们出去?

  

  东厂之内,客光先无比兴奋的道“公公,这一夜我们一共抄了七十多家,具体赃物还没有清点,可绝对很惊人,数百万两现银肯定是有的!”

  

  魏忠贤高高的坐在主位上,俯视着一群人,神色不变。

  

  这些大户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田亩又是稳赚不赔的,家资百万的或许不多,可要说十几二十万,那近乎是比比皆是,毕竟,他们是‘士绅’,是地主也是士族!

  

  侯国兴道“公公,老规矩,我们留三成,保证刑部看不出一点迹象。”

  

  魏忠贤现在不在乎这点银子,眼神里闪烁着野心的光芒,漠然道:“有人反抗吗?”

  

  “有,几乎每一家都反抗了,都被我们收拾了,还顺手杀了几个人!”客光先道,他脸上一副嗜血的蠢蠢欲动。

  

  田尔耕出列,脸上的刀疤动了动,狰狞可怖,半低着头的道“公公,有什么话就说吧,都是自己人,想要怎么干,我们都拿命陪着!”

  

  其他人一听,目光炯炯,神情激动难抑,仿佛天启四年回光返照,他们纵横天下,无可匹敌,见神杀神,佛挡杀佛!

  

  魏忠贤看着这群人,目光敛了敛。

  

  都是跟着他的老人,侯国兴,客光先是客氏的人,魏钊是他叔叔,田尔耕是他一早提拔在锦衣卫的人,这些年他起起伏伏,这些人都对他忠心耿耿,从未有二心。

  

  不过即便如此,魏忠贤还是不会告诉他们实情,做大事情,要密!

  

  当年他就吃过这个亏,不然不会在皇帝手里栽了三番两次,以至于无法翻身!

  

  他想到朱栩,一股怒气从心中涌起,脸上露出戾气,目光变得厉然,道:“还不够,必须加速,传令北直隶所有东厂职属,全部动起来,不管如何,都抄家,全部抓回来!”

  

  “是!”

  

  侯国兴与客光先大喜,异口同声。

  

  田尔耕舔了舔嘴唇,一脸的嗜血之色。

  

  魏钊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么一来,整个北直隶都没有安生之地,要天下大乱了。

  

  魏忠贤将这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脸上一抹豪情闪过,道:“曹侍郎今天会节制巡防营,到时候我们要借助巡防营做事。田尔耕,到时候我会安排你守东门,魏钊守南门,侯国兴守西门,客光先收东门,傅应星,居中策应!”

  

  众人听了脸色都变,各有表情,大部分人立马上前大声道“谢谢公公!”

  

  这么一来,东厂就能彻底掌握巡防营!

  

  魏忠贤脸色淡漠,心里却有些稳不住。

  

  这件事,是一场豪赌,胜了,荣华富贵,绵延子孙;输了,人头落地,抄家灭族!

  

  此时内阁,孙承宗正对曹钦程,吴淳夫,沈三人做训示。

  

  孙承宗坐在班房的椅子上,面带冷色,看着吴淳夫道:“吴大人,大理寺事关重大,是朝廷‘新政’的一个重要部分,务必要尽快推动,在各省,府,县建立衙门,承担起断案的责任,决不能拖拖拉拉,毫无进展……”

  

  吴淳夫成为阉党,是因为当初**星等人逼迫太甚,为了自保才投靠魏忠贤,本心来说,他希望朝局稳定,能够回到他熟悉的那个环境崇祯之前的朝堂。

  

  虽然魏忠贤暂时得势,大权在握,可吴淳夫却不敢与魏忠贤走的过近,他这几年在刑部从未单独见过魏忠贤,极力的想要撇清与‘阉党’关系,可在世人眼中已经定格,他无奈也无法。

  

  听着孙承宗的训示,吴淳夫认真的抬手道:‘回阁老,下官已经在着手准备,同时从三个省开始,然后铺展向全国,现今已经组织好人手,不断在政院培训,一旦结束,随时可以派出……’

  

  孙承宗点头,这些都在他的掌握内,吴淳夫这个人,他还算看得清。

  

  目光跳过曹钦程,落在沈身上,他道:“沈大人,顺天府,东厂抓的人越来越多,刑部要做好准备,尽快在大理寺过堂,要从重从快,尽量不要开杀戒,辽东,琼.州都可以流放……”

  

  沈听得出,孙承宗是不想过度刺激一些人,抬手道:“下官谨记。”

  

  说完这两人,孙承宗的目光才落在曹钦程身上。

  

  京城之内,有能力有野心有手段有关系的人到处都是,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曹钦程会成为这场变局里的一个关键他掌握了巡防营!

  

  说起这个人,孙承宗心底全都是厌恶。

  

  贪污索贿,刑讯逼供,杀良冒功,构陷大臣,最令人恶心的是,他称呼魏忠贤为‘父’,是阉党十足的走狗!

  

  十足的小人!

  

  周起元,汪文言,冯铨的案子里,都有他的身影,可以说一个百毒之人!

  

  不过他非常的奸猾,擅长审时度势,几经起落,硬是没有出事,一路还走到了今天!

  

  要知道,魏忠贤起起伏伏,当初的阉党近乎都散光了,留下来的,屈指可数,这曹钦程就是头面人物!

  

  曹钦程更清楚,整个朝廷都厌恶他,他唯一的靠山就是魏忠贤,离了魏忠贤,他死无葬身之地!

  

  面对这当朝右次辅,辖制兵部的孙承宗,曹钦程异常的小心谨慎,道:“还请孙阁老示下。”

  

  孙承宗神色平淡,语气有些冷的道:“本官知道你是谁的,也清楚你的品性,本官这里告诉你,巡防营必须规规矩矩,严格按照巡防营的章程行事,旦有出格,本官即刻拿你下狱论死!不要说魏忠贤,即便皇上回京,本官若坚持,皇上也得给本官三分薄面!”

  

  曹钦程心里一冷,连忙抬手道:“下官不管!下官定兢兢业业,不敢逾矩丝毫!”

  

  孙承宗对他的‘这番’恐吓效用也没底,冷声道:“本官会派人盯着你,若是敢乱来,立斩不赦!”

  

  曹钦程脸色发青,他本以为只是例行公事的一番‘训示’,没想到居然是‘威胁’!

  

  ‘完了,这个差事就不该接的……’

  

  曹钦程肚子都悔青了,魏忠贤让他去争取,他本想着掌握巡防营,他的地位就攀升了,将来或许也能坐一坐那堂官,却没有想到,内阁恨不得他立刻死在这里!

  

  他更不知道,魏忠贤正在准备谋逆,他现在掌握的巡防营,就是最强的利器!

  

  一不小心就是抄家灭族,身首异处!

  

  孙承宗主要就是要‘警告’曹钦程,一番严厉训斥,在曹钦程的唯唯诺诺中,放他出了内阁。

  

  来宗道现在已经‘放假’,内阁中书许杰站在孙承宗边上,低声道“大人,这么做,能有作用吗?”

  

  孙承宗摇头,望着南方方向,道:“这场棋局里本来就没有我们,所谓的‘观棋不语真君子’,我这次是犯规了。”

  

  许杰没有说话,孙承宗说的‘犯规’,实则是说他可能影响到了棋局,皇帝的棋局!

  

  到底有没有影响?他们就真的不在皇上的棋盘里吗?

  

  许杰看了眼孙承宗,心里低语。

  

  南和侯方一元,武定侯郭培民正在暗中联络,走动隐秘而频繁。

  

  南直隶改制后,那里的勋贵大部分都‘迁居’到了京城,低调,无声的生活。

  

  可要说这些人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特权被剥夺,被割肉还疼,纵然方一元,郭培民没有多透漏,他们还是被引诱,忍不住的要跟着做些事情,显示一下存在感。

  

  短短时间,他们就联络到十几家,可动用的家丁超过百人。

  

  “皇帝无道,朝廷无德,我们要我们的地!”

  

  “我们要地,我们要粮食!”

  

  “朝廷抢劫,还我们公道!”

  

  安远侯,宁阳侯,保国公等之子在京城之外,大肆散播谣言,鼓动百姓。rw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独断大明无弹窗http://www.twsam.com/duduandaming/,欢迎收藏
手机看独断大明http://m.twsam.com/duduandaming/独断大明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独断大明》版权归原作者官笙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唐朝小闲人回到民国当大师召唤之三国纵横再生吕布浴血抗战十四年抗战之虎胆龙威逍遥大明医军工为王民国大师球系统弃士

图文天下小说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搜索引擎抓取获得,仅作学习交流用途,如您喜欢某部作品,请多多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