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第六百七十六章 风起云涌

推荐阅读:我的第三帝国/完本、骠骑大将军/完本、奋斗在红楼明末称雄/完本、抗战之第十班大宋将门南宋不咳嗽/完本、最强炊事兵大明王侯/完本、公子风流/完本
  朱栩看着施邦曜的背影,背起手,目光深邃。

  

  曹化淳面色不动,心底却疑惑。

  

  皇帝是一个目的性非常强的人,虽然表面的或许不是,可肯定还有隐藏其他的目的。但是这一次,皇帝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朱栩转过身,慢慢的在小路上走着。

  

  施邦曜有才华,有能力,有家世,在应天府甚至南直隶都很有影响力,很多事情他做起来都会事半功倍。

  

  其中,朱栩最在意的,就是科举。

  

  对于科举,朱栩一直都希望用学院联考的方式取代,将年轻人都收进书院,以书院来嫁接他们的思想,实现思想革新。只是这种想法遇到的阻力太大,根本无法实现。刚才只是稍稍试探,施邦曜就表现出了‘守旧’的心态。

  

  这些事情只能埋在心底,另找机会了。

  

  没走多久,曹化淳上前,道“皇上,尚丰王,汤若望都在应天府,是否找几个机会召见?”

  

  朱栩这才想起还有这两个人,稍作沉吟的道“这两人都等等,让老曹那边加紧准备,朕必须尽快南下。”

  

  “是。”曹化淳应声。

  

  朱栩出了贡院,直接来到了秦淮河河畔,对面就是一排排的青楼歌坊,虽然关着门,还是能感受到两日前的热闹。

  

  朱栩看了眼,心里暗自可惜,他倒是很想看看秦淮河的繁华,沿着河边走回小楼,边走边问道“安南那边有什么消息?”

  

  曹化淳上前一步,道:“多尔衮率骑兵两万,莫氏一万总共三万大军,携带火炮五十门,以‘安南篡逆,无视中国’为名,代莫氏讨伐郑氏,现在已经攻克归化,正继续南下,左良玉暂时按兵不动,不过已经动员了十万大军,枕戈待旦……”

  

  朱栩闻言不由得嗤笑一声,摇了摇头。

  

  安南现在是四分五裂,割据混战,这历史还要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宣宗从安南撤军,安南成立黎朝,可没多久就被莫朝取代,然后黎朝反正回来,随后几个权臣就将安南给瓜分了。

  

  主要有三个势力,依靠明朝的莫氏,人口不足十万,兵力也就一万人,老弱残兵,不堪一击。

  

  接着的是郑氏,人口约有两百万,兵力十万,多年混战,虽然兵锋不错,可惜民不聊生,艰难维持。

  

  再南方的就是阮氏,人口一百多万,兵力差不多十万,与郑氏分庭抗礼。

  

  最南方,就是占城,华芙等一些小国,小割据,弱不禁风。

  

  这样一个国家,面对大明强大的意志,根本不会是对手!

  

  就在去年,阮氏,郑氏还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现在处于休养生息的恢复阶段。

  

  朱栩心里转悠着,突然道“听说,阮氏与红毛人走的比较近,拥有不少火炮?”

  

  曹化淳道“是,锦衣卫的奏报,阮氏在与郑氏的交界处建立堡垒,处处布置火炮,防卫相当严密,堪与我朝长城相比。”

  

  朱栩忍不住的又笑了声,那点小国家,怎么可能建的了真正的长城,无非就是想要一道墙将自己圈起来,舒舒服服的做山大王。

  

  想要征服安南,显然不能只从一个方向进攻,还是需要水路并进!

  

  朱栩慢慢的走着,默默的思索。

  

  多尔衮目前还是在试探性进攻,观察郑氏的作战方式以及潜力。不管是多尔衮还是明朝,都不希望损兵折将,更不能冒进,开头如果就出现败事,将极其影响军心。

  

  只是,海军目前还要应对荷.兰人,并不能分心。

  

  “红毛人有什么动静?”朱栩看着在眼前的酒楼,神色淡淡的道。

  

  曹化淳思索一番,道“海军那边还没有更新的奏报,不过福.建巡抚邹维琏上书,言称有不明船只时常闯入澎.湖一带,意图不明。”

  

  朱栩眯了眯眼,嘴角微微勾起。如果荷.兰人打的是先占澎湖,然后再侵占台湾,那就更好玩了!

  

  折扇猛的一合,朱栩道“传旨给熊文灿,唐王,命他们认真备战,不得懈怠,有机会,尽可能的全歼红毛人,如果不能,一定要最大力度的重创红毛人!”

  

  “遵旨。”曹化淳微微躬身。

  

  门前海兰珠一身轻粉长裙,随风轻摆,静静的看着朱栩。

  

  朱栩笑了声,上前走回酒楼,一脸的轻松写意。

  

  不管是荷.兰人,还是安南人,朱栩都不放在心上,在东亚,甚至整个世界,他都不觉得有哪个国家能战胜大明!

  

  俄罗.斯也好,奥斯曼也好,神圣罗.马也罢,不管是陆上,还是海上!

  

  施邦曜回了应天府衙,查看今天的事情。

  

  一个府丞站在他桌子前面,神色不太好看的道:“大人,刚刚巡抚衙门派人来传话,要您明天下午去巡抚衙门开会,方大人新官上任,怕是要点火了。”

  

  施邦曜仿佛没有听到,看了一会儿文书,抬头看向他道:“今天那些盐商又闹事了?还抢劫了惠字头的商会?”

  

  府丞一怔,随即道:“大人,关于那些商会的事情,您不是都让我们‘不管不问’吗?”

  

  施邦曜顿时眉头一皱,如果是以前他还可以,皇帝刚刚亲自召见他敲打了,哪里还能视若无睹

  

  “盐商……”

  

  施邦曜看着手里的一道文书,眼神微微闪烁。

  

  这盐商在江南也是一股大势力,在天启年间甚至能影响朝廷的盐政,可见底蕴,现在一个个也都是身家丰厚,背景复杂,一旦得罪了就不知道会引来多少饿狼。

  

  想到这里,施邦曜突然不自觉的低语道“莫非,皇上就是这个意思?引出一些人用来立威?杀鸡儆猴?”

  

  府丞没听清楚,上前道“大人?”

  

  施邦曜立刻抬头,沉声道:“方大人锐意革新,与朝廷,皇上一致,力推‘景正新政’。为‘中兴大明’呕心沥血!本官也是如此,在应天府地界,任何不尊朝廷政令,抗拒皇帝旨意,违反应天府法纪,给各地父老抹黑,本官决不答应!”

  

  府丞顿时楞了,睁大双眼的看着施邦曜。

  

  这位施大人的态度转变的太快,昨天还说要再看看,等新巡抚上任再说,这会儿就‘与朝廷,皇上一致’了?

  

  施邦曜不理会他,直接道“你将朝廷的新政内容印发出来,分发给六品以上的所有官员,必须仔细研读,推敲,每个人都要写一份心得,若是谁不写,写的不好,就让他们将辞呈一并递上来!”

  

  府丞更惊了,这施大人的话语颇有些‘杀气腾腾’。

  

  府丞从里面嗅出了一丝味道,加上方孔邵刚刚接管巡抚衙门,猛的一抬手,沉声道:“是,下官这就去准备!”

  

  他刚要走,施邦曜又道:“你先研究一番刑狱司,将刑部以及巡抚衙门的报纸都找出来,细细研读,先从刑狱司开始。还有,替我约见应天府都尉,本官要动用府兵。”

  

  这府兵非同小可,一般情况下知府是没有权力调动的,府丞的脸色微变,道:“大人,可是要做什么?”

  

  府兵一般都是安境保民,可应天府向来太平,有什么事情府衙的人手做不到,要调用府兵?

  

  施邦曜摆手,道:“有备无患,你去做吧。”

  

  府丞惊疑不定,只得道:“是。”

  

  府丞走了,施邦曜顺手拿过一道文书,提笔就写下了七个字:平盗平匪平不法。

  

  然后是简约的几句话,言简意赅的,就是要在应天府境界内扫清一切不法分子,重点是匪盗。

  

  在施邦曜做着准备的时候,方孔邵也在酝酿着。

  

  他先是整顿了巡抚衙门,确保政令畅通,而后有发信给苏.州,扬.州等知府,要他们明日到应天府来开会。

  

  同时又不断张贴告示,誓言完成的‘新政’,任何人不得阻碍。

  

  不管是江.苏巡抚衙门,还是应天府衙门,都表现出了咄咄逼人,甚至是磨刀霍霍的声音,这让整个应天府都为之一颤。

  

  应天府以及整个江.苏都是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巡抚衙门,应天府都蓄势待发,显然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朝廷这次‘新政’的目标有很多,笼括起来就是中低层官吏,士绅,所以这波人也是最激动。

  

  现在整个南直隶最有影响力,分量最重的‘士绅’就是那位王老大人了。

  

  月黑,微风,秦淮河上波光粼粼,脂粉气浓而不散,随风飘荡。

  

  王家的客堂内,这会儿坐满了人,吵吵嚷嚷,无休无止。

  

  王老大人全名叫做王北承,今年七十二,面上是厚厚的皱纹,微闭着眼,弓着腰,老态龙钟的拄着拐杖,轻轻摇晃,仿佛就是风烛残年,随时都要踏进棺材。

  

  “你们看看昨天的报纸,说什么,我大明百分之九十的田亩不交税,这不是胡说吗?”

  

  “是啊,谁说不交税?我哪年都没少给知府衙门银子……”

  

  “还说皇室之所以不再封王,是因为无地可封,大明有那么多地,那些王爷才几个人,这么就没地了?”

  

  “这这,还说什么太祖祖制,太祖祖制是有待士人,他们怎么不写……”

  

  “还要我们将田亩,人口上报,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想要抄我们家不成!?”

  

  “不交!我已经告诉他们了,要田亩名册没有,要命一百二十条!”

  

  “对,我也不交,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办!”

  

  “老大人,你也说句话吧?你们王家田亩不少,总不至于都乖乖交上去吧?”

  

  “是啊,朝廷是要收回所有的地,咱们不能妥协,南直隶可不是北直隶,不能任由他们乱来!”

  

  “对,我就不信他们还真敢抄了我们所有人的家!”

  

  “跟朝廷,跟皇帝拼了!”

  

  “拼了!”

  

  一群人义愤填膺,大喊大叫,拼命的鼓舞士气。

  

  朱栩在山.东与陈子龙,冒辟疆等人的一席话早就传遍了江南,这会儿都在担心,想要抱成团,对抗朝廷,对抗朱栩。

  

  当然,他们需要一个领头的,不能冲在最前面。

  

  王北承双手握着拐杖,头磕在上面,一群人在屋里好似要将屋脊掀开,他始终都无动于衷,好似完全听不见一般。

  

  过了好一阵子,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这才看了众人一眼,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凑近王北承,低声道:“老大人……”

  

  王北承缓缓抬头,睁开眼,睡眼朦胧的道:‘嗯……该睡觉了啊,那就睡觉吧……’

  

  他说着就颤巍巍站起来,两个婢女连忙走过来,扶着他向里面走去。

  

  “老大人,老大人,说句话啊……”

  

  “是啊老大人,我们都指望您了,总得给句话啊……”

  

  “老大人老大人,您就不要装糊涂了……”

  

  “老大人,您要是不给个准话,我们可就不走了……”

  

  “对对,不走了……”

  

  一群人顿时又叫了起来,都不是省油的灯,逼着王北承给他们出头。

  

  王北承颤巍巍的进了里间,顿时挣脱婢女,住着拐杖,在软塌上坐下来,浑浊的双眼全是精光,神色沉着,静静的看着黑漆漆的门外。

  

  灯光摇曳,一个中年人走进来,先是行礼,而后才道:“父亲。”

  

  王北承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说。”

  

  这个中年人原本是国子监监生,只是国子监被并入皇家两院,他因为考核不过,最终被赶回乡,他的女儿嫁给了周应秋的三儿子,于是王家与周家接亲,这位也忙着东山再起。

  

  王金宥看着父亲,脸色淡然道:“父亲,真的不说句话吗?”

  

  王北承对这个儿子内心是失望的,本以为捐了一个监生,日后前途远大,却没有想到连个寻常考核都没过,被免了一切赶回家。

  

  王北承面无表情,道“你要为父说什么?”

  

  王金宥道:“父亲,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上之所以在山.东说那些话,无非就是漫天要价,好让我们落地还钱,您若是开口说句话,皇上有了台阶,自然顺坡下驴,南直隶的事情水到渠成,您的威望必然如日中天,我们王家定然能东山再起,大哥说不得就能入六部,成为内阁辅臣……”

  

  王金宥排行老三,他大哥现在是山.西左参议,再熬个几年资历,就能入六部做侍郎了。

  

  王北承冷笑一声,看着他道:“你能想到,为父会想不到?其他人会想不到吗?等着看戏的,不知凡几!”

  

  王金宥一愣,这一点他还真没有想到,不过还是梗着脖子道:“父亲,他们即便想到又如何,谁有资格站出来说话?还不是父亲?父亲,不能再等了,如果给其他人抓到第一的机会,您在说话也没有什么作用……”

  

  王北承对这个儿子越发的失望,深吸一口气,头磕拐杖上,道:“皇上的心思岂是你我可以揣度的!他在山.东放出的口风,到底是要我们还价,还是加价?为父这个时候冒头,那就是告诉皇上,我们王家才是南直隶最大的家族,想要‘新政’就要对付我们王家,你说,为父要不要跳出去……”

  

  王金宥一怔,半晌才呐呐道:“父亲,皇上不会吧?还有,我们家可与周大人是姻亲,皇上终归要看在周大人的面子上给我们王家三分薄面吧……”

  

  王北承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懒得再说。

  

  王金宥更不敢说,只陪站在一旁,神色有些变幻。

  

  过了不知道多久,王北承抬头看向他道:“巡抚衙门的督政院,你去自荐一个督正使,副督正之类的,方孔邵不开口,你不得去碰,还有,日后不管朝廷,巡抚衙门有什么政务,你一定要第一个冲在最前面,不能有丝毫犹豫……”

  

  王金宥对这些都觉得无所谓,别人想进督政院要打破头,但他们王家不用,会有人主动上门邀请,他更在意的,是能不能让王家出头,他借此机会复出。

  

  虽然心有不甘,他也明白他父亲的决定是反抗不了的,只得闷闷的点头应声。

  

  就在王家父子对话之间,钱谦益正看着朱栩给他送的那份名单发愁。

  

  这份名单有一千多人,都是近年将要应试,复试的士子,如果一口气要将这些人都扫除在外,那影响肯定无比巨大!

  

  可另一面,如果不禁,那朝廷的‘新政’决心就会受到质疑,各项政策都将大打折扣。

  

  顾炎武坐在他不远处的一个桌子,正在破一道题,题目是:民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

  

  破题在立意,顾炎武已经换了几个立意,始终都不满意,总觉得差了些什么,抓耳挠腮的没有察觉到钱谦益的烦恼。

  

  半晌,钱谦益轻叹口气,放下笔,站在门前,望了眼星光寂寥的夜色,低头就看到了对岸。

  

  秦淮河畔,官营的教坊依旧载歌载舞,大红灯笼高高挂,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他不是普通士子,也不是那些在野的老头,他有抱负,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转身又坐到椅子前。

  

  朱栩现在的日子是夜里挑灯,红袖添香。

  

  披着单衣依靠在床上,手里是江.苏的报纸,一片匿名的‘经济文章’。

  

  这道文章写的很有见地,对南直隶的分析也很是深刻,至少比朱栩看到的多,因此他看的是津津有味,再三的揣摩。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独断大明无弹窗http://www.twsam.com/duduandaming/,欢迎收藏
手机看独断大明http://m.twsam.com/duduandaming/独断大明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独断大明》版权归原作者官笙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南宋不咳嗽大明王侯公子风流汉末天子帝国崛起我的明朝生涯绝对荣誉抗日之铁血智将荆楚帝国幻梦三国

图文天下小说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搜索引擎抓取获得,仅作学习交流用途,如您喜欢某部作品,请多多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