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为僧|第666章 化龙

推荐阅读:盖世帝尊弑天刃/完本、武炼巅峰三界独尊/完本、傲世丹神/完本、永恒圣帝重生之都市枭雄/完本、圣狱/完本、绝世高手在都市/完本、我是至尊
  李慕禅懒洋洋一笑!“好啊·我倒要见识一下潇洒兄的得厉害““臭小子自不量力,潇洒兄那是在战场上拼搏,苦修,武功可不是罗师兄戚师兄能比的!”玉儿撇撇嘴。

  李慕禅傲然一笑,不再多言。

  玉儿撇撇嘴瞪他一眼,随即咯咯笑起来:“小姐,臭小子的主意不错,那秘录上写着咱们的名字,掌门如何说得呀?”

  萧如雪嫣然笑道:“李无忌口述,萧如雪萧玉儿笔录,嘿,爹他看了说是胡闹,却也没多说。”

  李慕禅笑道:“咱们三个出名啦,将来咱们不在之后,后代弟子看这本秘录时,会知道有咱们三人。”

  “是啊是啊。“玉儿兴奋的点头。

  萧如雪笑道:“净想着好事。”

  李慕禅摇摇头:“潇洒姐,这可不是玩笑。”

  玉儿眉开眼笑,搓着手兴奋道:“小姐,臭小子,将来每一个入门弟子都会知道咱们,佩服咱们,多厉害呀,咯吧……”

  李慕禅想了想,道:“这本秘录不成,要弄,咱们应该弄成石碑,或者铁板,将秘录刻到上面,供历代弟子学习瞻仰!““好主意啊!”玉儿兴奋的拍手。

  萧如雪想了想:“得先问过爹,他说不定不想让秘录公之于世呢。”

  “这点儿心胸掌门还是有的吧?小金刚拳法虽然精妙,但总要传给弟子们的吧?”李慕禅皱眉道。

  “臭小子你懂什么,爹自有别的考虑!“萧如雪顿时没好气的娇叱。

  李慕禅撇撇嘴,不耐烦的道:“想这想那,什么事也别想干成,咱们先把事做了再说:“小姐,李师弟说得有理!”玉儿蠢蠢欲动,忙兴奋的点头。

  萧如雪想了想:“你们两个胆大包天!”好吧,试试看!“她也抿嘴笑起来,呆在山上确实无赖烦闷,这李师弟虽然粗鲁无礼,胆大妄为,但跟在他身边确实刺激有趣。

  李慕禅想了想,道:“咱们要找十二块石碑,然后打磨一下,再在上面雕好了十二式小金刚拳法。”

  李慕禅又摇摇头:“可惜我的功力不足,否则,直接用手指最好,金州指力,咱们金刚门有这门指法吗?”

  “没呢。”玉儿摇头,哼道:“指力有什么用呀,咱们都有拳法或掌法的!”

  萧如雪想了想:“金刚剑里倒有两路指法,但那也是剑诀,不能算是纯正的指法。”

  李慕禅道:“那就好,有运力的法门,咱们就能用手指刻石碑,潇洒姐,你的功力最高,能做到吗?”

  萧如雪轻轻点头:“嗯,可以。”

  ……

  第二天清晨,李慕禅正在练功,萧如雪与玉儿又到了,她们都换了一身黑色劲装,身形凹凸有致。

  衣衫颜色是黑的,在远处看不太清楚,但到了近处却能感受到两女勃勃的青春气息与惊人的诱惑力。

  李慕禅停下练功,满不在乎的扫了两女一眼,又离开了,面色如常:“你们怎么换了这么一身?”

  玉儿道:“少废话,快去换衣裳,耐脏的,咱们要去弄石头!”

  李慕禅道:“去哪里?““那边有个山谷,都是石头,咱们去那里一定能找到。”

  李慕禅点点头,回屋也换了一身黑,三人站在一起,齐一色黑衣,他笑了起来:“咱们就叫黑风三煞算啦!”

  “咯咯,黑风三煞,这个名号有趣,很威风!”玉儿顿时笑起来,扭头道:“小姐,你说呢。”

  “太俗。”萧如雪哼道,斜了李慕禅一眼;“李师弟,你就不能取个像样的,别这么浅俗。”

  李慕禅歪头想了想:“黑鹰三侠?”

  萧如雪摇头不已:“算啦算啦,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让你取名号是太难为你了,还是我想一个吧。““小姐,我觉得黑风三煞挺好的呀!”玉儿道。

  李慕禅忙点头:“是啊是啊,挺威风的!”

  “小姐,咱们就用这个吧!”玉儿道。

  萧如雪瞪了她一眼:“我才不要这么俗的名号呢,让爹听到了,或者让大哥知道了,还不笑死?”

  玉儿忙嘻嘻笑道:“他们不会知道呀,咱们将来闯荡武林,就用这个名号,不用真名字!”

  李慕禅道:“就用这个了,三个人,两个人同意,另一个人不能反对!”

  “就是就是”小姐,就听咱们一回吧!“玉儿忙点头。

  萧如雪瞪着她,慢慢伸出双手,娇嗔道:“你这个叛徒,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罢她扑向玉儿,玉儿惊叫一声往后躲,两人在小院里追逐起来,你追我赶,笑声不绝。

  李慕禅煞风景的打断二人,大声道:“你们还去不去啦,别耽搁功夫,我还要练功呢!”

  两女停下,狠狠白他一眼,这个臭师弟太不解风情,煞风景最拿手。

  “走吧走吧!“萧如雪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

  三人下了山,往旁边转去,然后经过了一条山脉,两女都有轻功在身,身形飘飘,李慕禅大步流星。

  过了一会儿,两女便落了他一大截,然后停下来等他,看他大步流星急匆匆往前跑,玉儿得意的咯咯娇笑,萧如雪也笑吟吟的斜睨他。

  李慕禅奔到两女跟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无奈的道:“两位师姐,不能这样吧,你们会轻功,我可还没学呢!”

  “小姐,咱们传他轻功心法吧,要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那边呢!”玉儿转头笑道。

  萧如雪点点头:“好吧”

  自从有了小金刚拳秘录,李慕禅成为小金刚拳教习,他的地位就陡的提升,不仅仅是嫡传弟子,还是核心。

  “你想学什么轻功心法?”她扭头问李慕禅。

  她一袭黑色劲装,多了几分勃勃英气,州健婀娜,别有一番动人的风情,这般笑眯眯的说话,更是诱惑人。

  李慕禅忙问:“都有什么心法?”

  “咱们金刚门的轻功心法有四种,不过你现在的内力,能施展的也就两种吧,金州无影,金刚无痕两种。”靠如雪道。

  李慕禅听了听,笑道:“金刚无影,是不是快,无痕是不是轻?”

  “还算有几分悟性,我现你这家伙别的事笨,唯独对于武功聪明,举一反三,不错不错!”萧如雪赞叹着点头。

  李慕禅笑眯眯的道:“那是自然,那我都想学!”

  “好吧,都练了也没什么坏处。”萧如雪点头,直接传了几句口诀,把运功路线讲了一番,颇为简洁。

  李慕禅仔细听了,点头不已。

  一会儿功夫便讲完了两种心法,萧如雪道:“你如今的内力粗浅,虽然不能太快,但总比你这般跑着快……边走一边练吧!”

  李慕禅点点头,闭上眼睛半晌,忽然身形一闪,宛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在两丈外停住,踉跄几步,满脸兴奋之色。

  他随即又一闪,再次射了出去,转眼功夫到了十几丈外,然后一直不停的飞奔驰,身形变小了。

  两女忙施展轻功追了上去,玉儿赞叹道:“真是气人了,这么快就练会了金刚无影!我当初可是练了好几天呢!”

  萧如雪摇摇头,当初她练这轻功也花了两三天功夫才入门,真正能够无所阻碍的施展,需要一个多月的磨练,内力的操纵不是那么容易的,稍有一点儿误差,就会影响身体平衡。

  ……

  三人很快到了一个山谷,周围全是石头,光秃秃的没有树林,甚至练野草都没有,整座山仿佛是一块儿石头,黑漆漆,光秃秃,看着极奇怪。

  李慕禅抬头看看天,这座山就像是天外的一块儿陨石落下来。

  “这是什么山?”李慕禅问。

  “哪有什么名字呀,这么小的山,又光秃秃的,都说这里不太吉祥,不能靠近的呢。”玉儿撇撇嘴,显然不屑一顾。

  李慕禅摇摇头:“好一座童山!”

  萧如雪道:“据说这里的土有毒,所以树不长,但我曾拿回去试过,并没有毒,纯粹是人们乱想。”

  李慕禅笑道:“这座山确实有古怪,咱们就从这里弄石头?”

  萧如雪道:“不错,这里的石头格外坚硬,便是用一般的宝剑削也削不动,若是做成了石碑,足以经历百年不朽!”

  “好,这个主意好。”李慕禅点头不已,他加快度到了近前,伸手捡起一块儿石头来,入手顿时一沉。

  看这模样好像是铁矿,但李慕禅也明白,绝不是铁矿,否则也不会这时候没人开踩了。

  “看看像是铁矿,里面并没有铁。”箭如雪看他低头打量这块儿石头,淡淡说道:“我曾去山下的铁匠那里问过,并不是铁。”

  李慕禅隐隐觉得该是玄铁,但既然铁匠说不是铁,那显然不走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一些自己不认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他道:“那咱们就赶紧弄吧,我还要回去练功!”

  “练功练功!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练功!”玉儿撇嘴哼道:“你这么个练法,早晚得把自己累死!”

  李慕禅咧咧嘴:“那就不劳你费心啦,真的累了我不会睡觉啊?!”

  “你睡觉也在练功,这纯粹是折磨自己嘛,你真是不正常!”玉、儿哼了一声,弯腰也捡起一块儿石头,用力一掷,迅如雷电般射出。

  “砰”一声闷响,打到了对面的石壁上,却没有碎。

  李慕禅用力一捏手上的石头,却没什么动静,赞叹道:“真是结实,还是潇洒姐的眼光好!不过这怎么弄下来?”

  “我有此剑!”萧如雪轻轻一抽,腰间亮起一道寒光。

  这是一柄短剑,约有三尺,轻盈优美,看起来雪亮盈盈,一点儿没有杀气,漂亮得不得了。

  “好剑啊!”李慕禅赞叹道,他感觉敏锐,森森寒气蓄而不,端是难得之极,这铸剑之人的手艺端是精绝。

  萧如雪抿嘴傲然道:“此乃南宫大师亲手所铸的青霞剑!”

  玉儿咯咯笑道:“臭小子,让你长长见识!”

  她从头上拔下一根青丝,拿到剑上,然后松开手,青丝飘飘而下,轻快的掠过剑身,毫无停滞。

  到了地上,一根青丝变成了两根。

  “吹毛断,这就是吹毛断!”玉儿抿嘴笑道。

  李慕禅点点头,没露出惊奇神色,道:“好吧,那就用这柄剑来割石头?”

  看他这般表情,玉儿大是失望,哼道:“没这剑,一般的剑根本破不开这些石头的!

  李慕禅忙道:“好吧好吧,那赶紧的吧,我想赶紧回去!”

  玉儿白了他一眼,扭头道:“小姐,我来吧,咱们要多大小的石碑?”

  “李师弟,你说呢?”萧如雪盈盈眼波投过来。

  李慕禅道:“与真人一般大小最好!”

  “唔,那好吧,看我的!”玉儿接过萧如雪的青霞剑,轻飘飘到了山壁下,寒光闪动起来。

  一片寒光如银花绽放,搅得漫天银光四散,夹杂着黑乎乎的粉末,转眼功夫停下,玉儿飘身回来。

  “小姐,青霞剑!”她把剑还给萧如雪。

  李慕禅走上前,一块儿块儿两米来高,一米来长的石碑摆在地上,整齐一排,恰好十二块儿。

  李慕禅弯腰伸手一抱,然后到肩膀上,转头道:“潇洒姐,玉儿师姐,帮我一把!”

  玉儿跑上前,拍拍他肩膀:“好小子,真是一把力气,力大无穷还真不是吹嘘出来的!”

  李慕禅无奈道:“我负责把它们扛回去,两位师姐就在这里等一等吧!”

  “好师弟,真是乖巧!”玉儿又拍拍他肩膀,笑靥如花。

  萧如雪也过来帮忙,两人一起把石碑抬起来,送到他肩膀上,看着颇为轻巧,并不显出吃力之态。

  两人年纪虽小,内力却不浅,这样也没什么,李慕禅不露讶异神情,转身便走,还施展着轻功。

  看他如离弦之箭冲出去,玉儿笑道:“这臭小子一把子力气,真是气人呢!”

  两人即使施展出内力,还不如他的力气大,搬着这块儿石头也觉得吃力,只是没显露出来罢了。

  他一个人扛着两块儿,却轻巧自如,真是气人。

  ……

  李慕禅来回几趟,把十二块儿石碑扛到了自己院里,下一步是要雕刻,这一下可难住了三人。

  他们虽可以用青霞剑雕刻,却觉得不够威风,若是后世的诸弟子看了,一定觉得他们内力不深,哪有以指力雕成好?

  若是一般的石头,凭着箭如雪的内力,足以洞穿,但他们这十二块儿石碑材质奇异,坚硬非常,她的指力根本刺不破,留不下痕迹。

  李慕禅最终想了一个主意:“这样罢,潇洒姐,玉儿师姐,你们把内力送到我体内,我来施展金刚剑!”

  “你?”两女好奇的看着他。

  李慕禅道:“据师父说,我的经脉天生就比别人宽广厚实,修炼内力进境会极快,你们的内力给我,想必能成。”

  “我看看你的修为。”萧如雪道。

  三人此时正坐在小亭里……边喝茶一边闲聊,李慕禅伸过手去,萧如雪葱指搭上他手腕,一道内力钻了进去,随后放开手腕,惊奇的打量着他:“好,果然不愧奇才!”

  玉儿忙道:“我来我来,我也看看!”

  她伸手去搭李慕禅的手腕,李慕禅也由得她,随后她也惊奇的道:“好个臭小子,果然不错嘛!”

  李慕禅修为进境极快,一日修炼抵得上别人十日,丹田的内力已经颇具规模了,虽不算高手,但他不过才修练半个月而已。

  “这个主意倒也不错。”萧如雪道:“我刚才看了你的经脉,确实宽阔,胜过咱们很多!”

  一旦经脉宽阔,便能容纳更多的内力流转,就像马路一般,一般人的经脉宽度与其修为一块儿增长,内力流转会拓宽经脉。

  李慕禅的经脉远胜一般人,这并不会惹人怀疑,毕竟人生来有异,就像聪明与蠢笨,个高与个矮。

  萧如雪点点头:“那好,我便传你金刚剑,不过只传你两路,涉及指法的。”

  她先前已经传了轻功心法,此时也没犹豫,低声把金刚剑的两路传给他,一边说一边讲解。

  李慕禅很快学会了,然后施展了一番,两女也没觉得太过奇异。

  一个时辰后,李慕禅已经能够熟练自如的施展,玉儿找了一块儿寻常的石板,让他练一练手。

  然后,她又把手搭到李慕禅背心,度入内力,李慕禅借助她的内力运指,写了几个扭扭歪歪的大字。

  两女看得摇头不已,李慕禅的字太丑,就像三岁小孩刚学字。

  ……·……

  她们不满意,又逼着李慕禅练字,要先把字练好了,再刻石碑,否则字太丑了,让后人耻笑,自己跟着一块儿丢脸。

  于是这件事便搁置下来,两女每天过来之后,都要督促他练字,每次都惹得李慕禅好大不高兴,觉得耽搁了他的时间。

  而且,他的武学天武在练字上一点儿不见,反而比一般人更笨,练了十来天,竟没有一点儿进展,惹得两女娇嗔不已。

  李慕禅后来索性不练了,无论两女如何说,都摇头坚决不练,最终萧如雪答应帮他说情,推了吴长老那里的功课,先不学读书。

  李慕禅最终才答应,于是接着练字,进展不太大,但总算有一点儿进步,惹得两女称赞不已。

  她们如今得哄着他,怕他再撂挑子,万一真的不练了,那一笔丑字可不能见人,也不能制成石碑了。

  一个月时间匆匆过去,自从那天给冯金福一帮人改过拳后,他一直没再去,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练小金刚奉与金刚拳。

  其余时间或是练金刚化虹经,还有在两女的监督下练字,睡觉时练观天人神照经,时间排得密密麻麻,没有一点儿空闲,一幅练功狂人的模样。

  萧如雪求情,掌门倒是可以让他暂时休息,不必去教弟子们小金刚拳法,有了那本小金刚拳秘录,别的弟子也可以。

  这件差使改成了戚平安,他学了秘录,然后转授给新入门的蒂子们。

  这天傍晚时分,两女离开了,李慕禅一个人正在练小金刚拳,忽然门“砰砰砰”的响起来。

  李慕禅一听这声音急骤,忙上前去拉开门,却见玉儿急匆匆的道:“快走快走,你师父受伤啦!”

  她说着便扯起李慕禅的胳膊往外拉,李慕禅顺势往外,急忙问:“我师父受伤了?”

  玉儿忙点头:“是啊,受的挺重的伤,正在大厅里呢!”

  李慕禅脸色微变,忙挣开她的手,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转眼功夫到了大厅外面,厅外有两个黄衫青年守着,一左一右站在门两侧。

  李慕禅毫不在乎的往里冲,一个黄衫青年想横身相拦,对面一个忙摆摆手,给他使眼色,示意不要拦。

  这黄衫青年虽不解,却迟疑了一下,李慕禅如风般冲进去了。

  “师父!”李慕禅一进大厅便见宗铛正躺在两张八仙桌拼在一起的榻上,脸色焦黄,气息微弱。

  他大惊失色,忙上前:“师父?”

  ……

  一个双眼炯炯,头狠狠竖起的中年人正伸手抵在宗销胸口……动不动的运功,李慕禅认了出来是掌门萧肃。

  他忙行一礼:“掌门师伯,我师父他?”

  萧肃微垂眼帘运功,没理会他宗钕已经昏迷不醒,一动不动。

  旁边还有几个脸色阴沉的长老,何怒川招招手,沉声道:“无忌你过来,别打扰掌门运功疗伤!”

  吴知善抚髯沉吟,若有所思,似是神游天外,没有看到他进来。

  李慕禅到了何怒川身边:“何师伯,我师父他怎么回事?不要紧吧?”

  虽说与宗销相处时间不长李慕禅仍能感受到宗销的关切虽然阴沉着脸,对自己却极好。

  何怒川摇头道:“你师父这次栽了个大跟头,受的伤极重,若不是他,换了个人,怕是回不来啦!”

  李慕禅皱眉:“我师父武功高强,什么人下的手?”

  何怒川摇摇头:“现在还不知道,要等你师父醒过来问问,·……·……放心吧,掌门亲自出手你师父性命无忧!”

  李慕禅长吁一口气,慢慢点头。

  他转头看看四周没见到玉儿与萧如雪的踪影,看来她们是知道了消息,偷偷去报给自己知道。

  大厅里无声无息一共五位长老,都沉着脸坐着一言不,气氛压抑。

  约有一刻钟的功夫萧肃慢慢收手,睁开了眼睛李慕禅殷切盯着他,何怒川问道:“怎么样,大师兄?”

  萧肃一袭锦袍,五官冷峻而坚毅,给人极坚硬之感,目光锐利如剑,隐隐闪过一丝丝金芒。

  “还好,这一次真是悬!”萧肃摇摇头叹息一声。

  何怒川哼道:“谁伤的寄师弟?”

  萧肃道:“看他的伤势应该是大开碑手,差点儿碎了宗师弟的心,还好宗师弟修为深厚,勉强挡住了。”

  “大开碑手,狂沙门?!”何怒川皱眉,哼道:“宗师弟怎么惹上了他们?·……·……这次下山宗师弟是干什么?”

  萧肃望向吴知善,吴知善叹了口气,抚髯道:“听说甘北附近出了一枚化龙果·……”

  “化龙果?”何怒川讶然,道:“可增长功力的化龙果?”

  “不错。”吴知善点点头。

  何怒川不解的道:“要那东西干什么,虽能增长几年功力,但毕竟不纯,对咱们来说没什么用吧。”

  “宗师弟是给无忌的。”吴知善看一眼李慕禅。

  ……

  “哦,那难怪了!”何怒川恍然大悟。

  李慕禅不解的道:“吴师伯,化龙果是什么东西?”

  “化龙果嘛,是天地奇珍,对于一般人来说,服下之后不过延年益寿,对于咱们武林中人却可增长功力。”何怒川道。

  李慕禅道:“能增多少年功力?”

  “这个嘛,也不一定,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能增强一两年,有的可以增强十来年。”何怒川道。

  李慕禅皱眉道:“这么好的东西,一定会有很多人抢吧?”

  何怒川点头:“虽说咱们不太看得上眼,内力嘛还是要一步一步修炼,投机取巧不成,再说,它也有幅作用,骤然增长那么多内力,对经脉是一种损害,但一般人却顾不得外面的人都抢疯了……”……·……此果可遇而不可求,好像十五年前出现过一个,但想凭它造就绝顶高手却不太可能。”

  李慕禅叹道:“师父是为了我去抢这化龙果?”

  吴知善点点头,叹道:“宗师弟说,你体质奇异,天生经脉宽阔,最宜服用这化龙果,便想抢来。”

  【……第666章化龙文字更新最快……】a!!
异世为僧无弹窗http://www.twsam.com/yishiweis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异世为僧http://m.twsam.com/yishiweiseng/异世为僧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异世为僧》版权归原作者萧舒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我是至尊圣武星辰牧神记万古天帝元尊超级浮空城超玄幻降临嫁衣胎万道无敌主角家族

图文天下小说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搜索引擎抓取获得,仅作学习交流用途,如您喜欢某部作品,请多多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