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为僧|第667章 增功

推荐阅读:我是至尊万古天帝系统供应商大道朝天牧神记武炼巅峰超凡传傲世丹神/完本、进化之眼琴帝/完本
  李慕禅点点头,默然不语。

  吴知善叹了口气,摇摇头,也不多说,何怒川道:“宗师弟一片苦心呐,不过怎么会被狂沙门的人打伤了?”

  他正说着话,李慕禅忽然道:“师父!”

  他一步冲到了宗铉身边,忙道:“师父?”

  宗铉慢慢睁开了眼睛,打量一眼周围,最终落在李慕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回来了?”

  李慕禅忙道:“师父,你回来啦,你哪里不舒服吗?”

  宗铉露出一丝苦笑:“能活着就不错了,浑身都不舒服,好啦,别学小女儿态,莫要哭。”

  李慕禅重重点头,随即冷冷道:“师父,谁打伤了你?”

  宗铉叹了口气:“唉……,这次是大意了,差点儿阴沟里翻了船……”

  吴知善道:“无忌,别急着问这些,还是先让你师父喝点儿水,好好休息一下再说话。”

  李慕禅忙点头,有些脸红,玉儿却婀娜而来,手上捧了一碗粥,脆声道:“掌门,粥来啦。”

  “给宗师弟送去。”萧肃摆摆手。

  玉儿应了一声,到了李慕禅身边,拿胳膊肘碰了碰他,李慕禅忙伸手接过了,要喂宗铉喝粥,却被宗铉拨开了手:“我还没死呢,能自己喝!”

  他吃力的想起来,李慕禅忙把粥递给玉儿,伸手扶他坐起来,可惜没有能垫腰的,只能扶着他坐住。

  玉儿把粥递过来,笑眯眯的道:“宗长老,你吉人天相,可算没事啦!”

  宗铉露出一丝笑意:“小丫头,我还没活够呢,怎么会有事。”

  玉儿送上粥,道:“这一阵子李师弟一直念叨着你呢,怎么一直不回来,这回终于有着落了。”

  宗铉接过了粥,慢慢喝起来,萧肃沉声道:“大开碑手,宗师弟,狂沙门哪个家伙下的手?”

  “黄一风。”宗铉叹道:“没想到这一阵子没见,他的大开碑手终于练成了,威力确实不俗。”

  “黄一风?”萧肃皱眉道:“他重新下山了?”

  “嗯,都说他疯了,他现在却好了。”宗铉摇摇头:“我看是得了什么奇遇,不但治好了走火入魔,反而更胜从前一筹。”

  萧肃哼道:“他们也去抢化龙果?”

  “嗯。”宗铉点点头,笑了笑:“好像狂沙门也收了一位天才弟子,听黄一风的口气,好像这少年资质极高,说不出五年,定能胜过铁石。”

  “嘿!”萧肃冷笑一声,摇摇头:“好大的口气!”

  萧铁石乃是年轻一代弟子第一人,武功高强,行事沉稳缜密,其实是下一任掌门人选,也是萧肃的骄傲。

  金刚门的武功修威力宏大,但修炼起来极难,进境也慢,年轻一代弟子反而不如其余四派,但金刚门的武功越到后威力越强,又胜过其余四派。

  宗铉这般年纪轻轻便扬名天下,可谓是异数,是金刚门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当世闻名。

  “化龙果得到了?”萧肃哼了一声,摇头道:“你啊,对你这弟子倒有信心,化龙果这东西又算什么好东西了?”

  宗铉笑道:“对别人来说化龙果不是好东西,有遗患,对无忌却没事,他用这个最好不过,咱们金刚门又可以扬眉吐气一把了!”

  李慕禅摇头道:“师父,何必冒这个险,我好好苦练就是了!”

  宗铉放下粥碗笑道:“你天生经脉宽阔,最适合吃这个东西,要是慢慢苦练就太可惜了。”

  李慕禅道:“万一师父你真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办!”

  宗铉笑了笑,傲然道:“在这武林之中,能威胁到为师性命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没什么怕的。”

  “行啦宗师弟,就别吹牛了,你这次不差点儿阴沟里翻船!”吴知善抚髯呵呵笑道:“宗师弟也会吃亏,还真是罕得一见呐!”

  宗铉阴沉下脸来:“狂沙门,嘿嘿!”

  “不是只有黄一风一个人吧?”吴知善问。

  “嗯,狂沙门一共六人,好像故意为了伏击我的。”宗铉阴着脸哼道,冷笑一声:“他们也没讨得好,被我杀了两个。”

  “杀得好!”萧肃点点头,哼道:“狂沙门胆子又肥起来了,看来要好好煞一煞他们的威风才成!”

  “估计是因为黄一风的武功大进。”宗铉道。

  吴知善道:“掌门,先不急着报仇,先记下就是,待打探清楚了不迟,防备他们再设下陷井。”

  “嗯,我会派人好好打探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萧肃点点头。

  宗铉道:“掌门师兄,我不要紧了,只要好好回去调养一阵即可,你给我服了九阳金丹了吧?”

  “嗯,你刚才受的伤太重,只有九阳金丹才能救回来。”萧肃点点头,微笑道:“你不必多说,你的命比九阳金阳贵得多!”

  “唉……,这次是我大意了!”宗铉摇头叹了口气,道:“无忌,扶我回去吧,我要好好调息。”

  李慕禅应一声,慢慢扶着他下来,然后回到宗铉的小院。

  随后的几天,李慕禅一直呆在宗铉的小院内,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不过有专门的丫环照顾,他帮不上什么忙。

  宗铉这几天也一直闭关疗伤,很少醒过来,李慕禅也没能说什么话,便不停的练功打时间。

  萧如雪院内,两人正坐在小亭里,怔怔看着外面的鲜花,阳光照在花上,明媚而清亮,这一片花海美丽之极。

  但两人如今却有些无聊,懒洋洋的看着花儿,一言不,一幅没精打彩的样子,好像被霜打了的花。

  “唉……,真无聊啊……”玉儿胳膊支着下颌,唉声叹气:“一点儿没意思,小姐——!”

  萧如雪哼道:“你唤我有什么用,我哪有什么有趣的事。”

  “李师弟怎么还在他师父那里啊,他在那儿干什么,笨手笨脚的,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打扰宗长老疗伤!”玉儿抱怨道。

  两人都穿着鹅黄罗衫,皎洁秀美。

  “他总不能不在。”萧如雪淡淡道。

  玉儿哼道:“照我说,他该自己呆着,好好的练功,甭去打扰宗长老!”

  萧如雪没好气的道:“行啦,行啦,你甭乱说话,……你不就是因为不能跟他玩儿,所以无聊嘛!”

  “唉……,是呀。”玉儿又长叹一口气,无奈道:“跟他在一起嘛,他也忒可恨,让人牙根直痒,但没他在嘛,又觉得没什么意思,有些无聊,是不是,小姐?”

  “嗯,他说话干事都出人意表,确实不无聊。”萧如雪点点头。

  玉儿忽然精神一振,双眼奕奕放光,拍手笑道:“小姐,我有一个主意!……要不咱们一块儿去找他?”

  “去宗长老那里?”萧如雪问。

  “是呀是呀,反正宗长老也在疗伤,他不知道的。”玉儿忙点头。

  萧如雪想了想,摇摇头:“不成,还是算了吧。”

  “小姐,难道你就打算这么无聊下去吗?”玉儿气愤的道。

  萧如雪道:“死丫头,咱们不找他,照样有趣,去练武场,咱们看戚师兄传授弟子们练拳!”

  “唉……,好吧。”玉儿无奈的点点头。

  两人到了上层的练武场,但见一百多弟子在练拳,声势惊人,却是都在练着小金刚拳,他们原本都开始练大金刚拳了。

  这一阵子,金刚门内的弟子们重学小金刚拳法,由戚平安教授,红红火火煞是热闹。

  看到她们过来,戚平安只是笑笑,没有理会。

  两女也没过去,只是在一旁看,过了一会儿,便摇摇头,他们这些人的小金刚拳法火候还差得远呐,比起李慕禅来,实在相差甚远,甚至比起两人来也远远不如。

  她们两人一直与李慕禅切磋,不知不觉中,把小金刚拳法练得精熟无比,火候极深,深得小金刚拳法的三昧。

  一直与李慕禅切磋,所以没觉得什么,如今再看别人练小金刚拳法,一下便看出种种不是来,眼界不自觉的抬高。

  玉儿低声道:“小姐,他们练得好不好?”

  萧如雪瞥了她一眼,摇摇头,却示意不要多说话,她可不想把人都得罪光了,她虽是小公主,却也知道维护别人的面子。

  过了一会儿,两人看戚平安教得专注,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心下却颇为失望,觉得这般教小金刚拳,他们还是练得不成。

  “玉儿,咱们要加紧刻石碑啊。”萧如雪走出练武场后,感叹了一句。

  玉儿无奈道:“我也想呀,可那臭家伙磨蹭,一直没把字练好!”

  萧如雪皱眉道:“我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啊?”玉儿忙问。

  萧如雪抿嘴笑道:“我可以先用笔把字写上去,然后让他照着用手指刻,这样总可以吧?”

  “好主意呀!”玉儿顿时拍巴掌,兴奋道:“这样就不用他去练字了!”

  “不错。”萧如雪摇摇头,叹道:“要是早有这主意,也不必磨蹭这么久了,这一磨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办成。”

  玉儿感叹道:“是呀,也不知道宗长老什么时候能好,……这个家伙,宗长老不好,他是不会回自己的小院的。”

  “宗长老用了九阳金丹,不会有事的。”萧如雪道。

  玉儿道:“咱们金刚门还有几颗九阳金丹呀?”

  萧如雪想了想:“还有两颗吧,大哥那里有一颗,也不知用没用,爹那里还有一颗。”

  “用完一颗一颗,这一次掌门也是逼急了。”玉儿道,撇撇嘴:“要是有九阳金丹的法子应好啦!”

  “是啊,可惜丹方早就失传了。”萧如雪摇头叹息。

  玉儿迟疑一下,不死心的道:“小姐,咱们还是去找李师弟吧,跟他说说,快把石碑刻出来!”

  “不去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吧!”萧如雪白她一眼。

  李慕禅正在练金刚拳,周身劲力四溢,花园里的花跟着起伏,他正在宗铉的后花园里。

  练武场位于花圃之中,周围都是花,李慕禅却觉得不太习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花给踩了。

  不过这里的花虽多,香气却并不浓郁,反而淡而不俗,清雅宜人,沁人心脾,闻着这丝丝香气练功格外有精神。

  李慕禅上午练完了小金刚拳,下午正在练金刚拳,这金刚拳的威力更胜一筹,练起来虎虎生风,阳刚十足。

  不过这金刚拳也有一个特点,就是以力破巧,金刚门的武功皆是如此,即使他看过萧如雪施展过的金刚剑法,其实是以掌法施展剑法,虽然繁复无比,却也算不得精妙绝伦。

  金刚门的武功关键就是内力,其独特的运劲手法才是金刚门武功之精华所在,威力所凝,学会了金刚门的招式没什么用,没有运劲之法,无异于花架子,便是练得再熟也没一点儿威力。

  而运劲的技巧,对于一般人来说极劲,需要仔细体会,人们对自己身体的感知并不准确,像是有一层东西隔着,很难无所滞碍的感觉到。

  李慕禅却不同,一者他对身体之敏感远胜常人,再者他对劲力的运用也极外有心得,当初的斗转星移之法,他用得极熟。

  他修炼金刚门的武功,如鱼得水,他对招式不算的有天赋,但对内力的运用却极易上手,远胜常人,学金刚门的武功最适合不过。

  这套金刚拳,在他使来,威力已然惊人,随着动作的展开,霍霍的风声隐隐响起,拳头似乎附了一层内力。

  这一阵子的金刚化虹经,他进境也极快,精神强弱决定了修炼的效率,他修炼一个时辰下来,内力氤氲,虽不如虚空引气术,也远胜打坐调息。

  他正练得入佳境中,忽然传来脚步声,李慕禅转头望去,见到宗铉缓步而来,脸色红润。

  李慕禅忙出了花圃,上前抱拳道:“师父,你好了?”

  宗铉笑眯眯的点点头:“好啦!”

  他伸伸胳膊,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笑道:“再不出来,我这身子骨都要生锈了,怎么样,咱们师徒切磋一下?”

  李慕禅笑道:“师父你伤真好了?我可不想欺负一个受伤的!”

  “哟,小子好大的口气,为师纵使受伤,收拾你还不是手到擒来?少废话,来罢!”他一招手,探掌便拍。

  李慕禅撤一步,逆向捣拳出来,两人拳掌相交,“砰”一声闷响,李慕禅踉跄后退两步,宗铉也退了一步。

  “好小子呀,内力大有进境!”宗铉赞叹一声,再次抢攻,满天掌影霍霍,把李慕禅笼罩当中。

  李慕禅沉着冷静的应战,一拳一脚一板一眼,每一招使得都是金刚拳,偶尔有小金刚拳法,但使得恰到好处,能够避过金刚剑法。

  以掌为剑,金刚剑法委实凌厉非常,虽然宗铉没用内力,却也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李慕禅是见过大世面的,他能看到金刚剑法中的破绽,若是宗铉用内力,这些破绽不算是破绽,反而是厉害的杀着。

  但他不用内力,这些破绽便成了破绽,李慕禅可以利用,所以能在繁复而精妙的金刚剑法下支撑下来。

  一会儿功夫,师徒二人过了一百来招,李慕禅看宗铉神色如常,气息平稳,丝毫没有大病初愈之像,放下心来。

  转眼功夫又过了一百来招,两人招式越来越快,几乎到了反应不及之境,纯粹是下意识的战斗。

  李慕禅精神强横,反应快,倒仍能沉着应战,宗铉却觉得有些吃力,但看到李慕禅如此沉静,却是大喜过望,这个弟子果然天赋异禀,与常人截然不同,有莫大的潜力,这一次去夺化龙果还真是做对了。

  “好吧,住手!”他忽然往后一跳,摆摆手:“今天且到这里,你的拳法练得不错啦,我该传你大金刚拳了。”

  李慕禅道:“师父,我不急的,贪多嚼不烂,我想把金刚拳再好好练一阵子,总觉得很精妙的。”

  “唔,你有这个想法很好,为师也能放心了。”宗铉点点头。

  李慕禅道:“师父,你何必去抢那化龙果呢,我觉得我练内力很快,金刚化虹经真是厉害得很!”

  “是么?”宗铉笑问,伸手道:“过来我看看你的内力练到什么境地了。”

  他漫不经心的说着,待接过李慕禅手腕,探了一下,顿时一怔,上下打量了李慕禅几眼。

  李慕禅笑道:“是不是?”

  宗铉点头叹道:“好快的进境!”

  李慕禅咧着嘴呵呵笑道:“我觉得好快,每次练功真是有趣,太阳光化为真气,一丝丝一丝丝,积少成多,真是有成就感!”

  “你什么时候就能化光为气的?”宗铉问。

  李慕禅道:“一练就有啊,头一天就觉得很奇妙,没想到这么有趣,一道道光化为一缕缕内力,暖融融的很舒服。”

  “唔,第一天就能化光为气,真是……”宗铉摇头感叹。

  他上下打量着李慕禅,觉得老天还真是偏心,他学拳法奇快,学内功心法还这么快,自己被称为奇才,但修炼金刚度厄经时,却也经历了重重的艰苦,才慢慢的摸到门径。

  哪像这个弟子,一学就会,一练就成,这么下去,自己这个奇才之称就要转到弟子身上了。

  “师父,我练错了吗?”李慕禅问。

  宗铉摇摇头:“没,你练得很对,这就么练下去就是了,不过你练的是金刚化虹经,咱们派内可没人练,只有你一个人,今后你得一个人摸索了,为师教不了你太多的。”

  “是,师父,你放心吧。”李慕禅道。

  宗铉道:“这金刚化虹经与金刚度厄经并列,但好像更胜一筹,你好好修炼,看看到底能不能修成了。”

  李慕禅呵呵笑道:“师父,就是修成了也没办法告诉你呀,我早去登西天极乐世界啦,回不来啦。”

  “你托个梦就是了。”宗铉笑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宗铉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约有巴掌大小,笑道:“这里面就是化龙果,你吃下去吧。”

  李慕禅道:“现在就吃?”

  宗铉点点头:“不要紧的,它的药效没那么快,需得内力催动,你若不转动内力,它的效果会慢慢沉淀到血肉里,改变体质,你若用内力催,则会化为内力,增涨修为。”

  李慕禅摇摇头道:“师父,我练功很快,不需要吃这个,还是师父你吃了吧,增强了武功,找那黄一风报仇!”

  宗铉笑道:“为师如今的内力,吃这个作用不大,还是给你最好,……行啦,你是师父还是我是师父?”

  李慕禅无奈道:“是,我听师父的!”

  宗铉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对嘛,把这东西吃了,然后练小金刚拳法!”

  李慕禅接过了小匣子,打开来,里面黄布包着一个小圆果,打开一看,就像一个桔子一般,黄澄澄,圆滚滚。

  李慕禅指了指:“师父,要剥了皮吃?”

  宗铉摇头:“不用,一块儿吞下去,味道嘛,可能有点儿怪。”

  李慕禅笑眯眯的道:“师父吃过?”

  宗铉阴沉的脸忽然笑了一下,低声道:“为师为何这般成就,就是因为小时候曾经吃过一枚化龙果!”

  李慕禅瞪大了眼睛,笑道:“原来师父真的吃过!”

  “所以我才去抢给你吃!”宗铉哼道:“别人不知道此物之价值!”

  李慕禅张大嘴,把化龙果送到嘴里,然后用力一咬,顿时酸涩满嘴,一张嘴几乎失去了知觉,又酸又涩,又苦又辣。

  这种独特的味道让人难以承让,他顿时咧开嘴来,无奈的想要往外吐,宗铉忙喝一声:“别吐!”

  宗铉接着道:“化龙果虽然罕见,但也有人吃过,可往往吃的人不堪忍受此果的味道,生怕中毒,直接吐出来了,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大的福缘,真是可惜可叹!”

  李慕禅用力嚼了两口,脸庞苦得皱成了一团,酸涩难言。

  好半晌过去,他用力吐了一口气,深深吁一声:“唉……,总算是活过来了,嘴巴能说话了。”

  宗铉哈哈笑起来:“不错不错,总算没昏过去,我当初可是直接昏过去了!”

  李慕禅顿时来了兴趣:“师父,你那时候多大?”

  “大约十一岁吧。”宗铉道,似是回想了一下,摇头笑道:“我的脾气是拗,吃了之后觉得酸,却偏偏要吃下去,亏得化龙果没毒,若不然我已经死了。”

  李慕禅道:“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吧。”

  “是啊,越是活得久,越觉得天机莫测,人力渺小!”宗铉感慨的点点头,道:“行啦,你快去练小金刚拳吧,练得越久越好!”

  李慕禅答应一声,忙开始练起来,随着小金刚拳法的施展,一丝丝热流产生,在体内随着拳法而游走,沿着经脉流转。

  一丝丝热量凭空而生,从胃部慢慢漫延出来,与原本的热流汇合到一起,使热流越来越增。

  李慕禅**强横,丝毫不知疲惫,一口气没停的练小金刚拳,看得宗铉赞叹不已,从中午一直练到了傍晚,李慕禅仍没有停歇。

  宗铉看看天色,又看看李慕禅,摇头不已,如此强横的体力,真是世间少有,即使是练武之人也差了一筹。

  这个弟子还真是得天独厚,若还不能成材,那可真是有负这一身天赋,无论如何要调教出来的,否则真是对不住老天!

  李慕禅一直练小金刚拳,从中午练到傍晚,从傍晚练到晚上,一直练到了第二天清晨时分。

  晨曦初露时,他忽然一震,从若恍若惚中醒来,然后盘膝坐到地上,开始吐纳呼吸,修炼起了金刚化虹经。

  这已经形成了规律,时间一到马上坐下练功,好像后世的程序一般,准确无误,丝毫不差。

  他一直在修炼,而宗铉一直在旁边看着,想看看这个徒弟到底能练到什么时候,能不能练上一天,见他终于坐下了,也松一口气。

  这个徒弟真像是一个怪物,一口气练了这么久,纵使换了自己也没这个体力,说出去也能吓人一跳。

  见他坐下了,宗铉松一口气,还好他要歇息了,算是终于知道累了,要是不然,他可受不住了。

  他想要说话,忽然见李慕禅口鼻间吐出丝丝缕缕的白线,看着煞是奇妙,顿时一怔,知道他在入定了。

  宗铉于是停下来,接着在一旁观看,也算是护法。

  东方忽然一亮,闪出一道金光照到了李慕禅身上,李慕禅眉头闪了一下,然后口鼻间吐出一道亮线。

  宗铉看到这般异像,顿时明白这是在修炼金刚化虹经了。

  看来他果然登堂入室了,竟已经出现如此异相,这个弟子还真是……

  他摇头不已,却不敢出声打扰他,只是盯着他看,看他还会有什么异样的情形,这金刚化虹经难道真这么容易练?

  难道说金刚化虹经比金刚度厄经容易练?他摇摇头,想起当初掌门师兄曾说,金刚化虹经练起来比金刚度厄经难上百倍,尤其是入门的功夫,最是艰难无比,几乎所有人都是卡在这一关。

  李慕禅身体渐渐被一层金光笼罩住了,好像周围所有的金光都被他吸到了身上,披了一层光衣,煞是瑰丽。

  渐渐的,他身上的光衣越来越亮,越来越厚,周围被映亮了,映出了宗铉惊愕的模样。

  他摇摇头,退后两步,觉察到了丝丝热量,虽然不算是炙热,却透着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不敢靠得太近。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当李慕禅悠悠醒来时,他身上衣衫猎猎作响,忽然一跃而起,哈哈大笑。

  宗铉沉声道:“行啦小子,别鬼叫!”

  李慕禅这才现了他,忙落到地上,抱拳笑道:“师父,你一直在旁边?”

  “废话!”宗铉哼道:“没想到你小子练功还真是练疯了,竟一口气练了半天一夜,比为师我还要疯!”

  李慕禅笑道:“这小金刚拳练着很舒服,练着练着,好像睡过去了一样,没什么感觉,怎么一下天就亮了!”

  “唔,你不错,这是真的进入境界了,不错不错!”宗铉点点头。

  这是忘我之境,对于练武人而言可是难得的意境,若真能达到了,武功突飞猛进不是问题。

  “臭小子,现在内力如何了?”他伸出手一探,李慕禅手腕一沉,堪堪避过了这一抓。

  “哟,还真是不一样了!”宗铉手忽然一伸,似乎胳膊突然长了一截儿,再次抓住了李慕禅的手腕。

  李慕禅无奈的摇摇头,看他闭眼探视自己体内。

  很快宗铉便睁开眼,露出兴奋之色:“好好,果然是化龙果,就是不凡!”

  李慕禅忙道:“师父,我如今的修为有多深?”

  “你这一颗果子,抵得上别人十年苦修!”宗铉呵呵笑道。

  李慕禅有些失望的道:“才十年呐?”

  宗铉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臭小子,十年苦修啊!……省了你十年你还不知足,还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呢!”

  李慕禅摸摸后脑勺,呵呵笑道:“没有三十年又有什么用,过别人还要几十年,是不是?”

  “你就知足吧!”宗铉没好气的瞪一声,放下他手腕道:“你的经脉真是宽广,世所罕见,一点儿后患也没有!”

  李慕禅道:“多亏师父!……师父,那黄一风与师父的武功比,到底哪一个更高一些?”

  “你问这个做什么?”宗铉皱一下眉头。

  李慕禅摇摇头:“就是好奇!……能打伤师父的人,我还真是好奇呢。”

  “黄一风这个人嘛,也算是传奇人物。”宗铉叹了口气,露出了追思神色,半晌后叹息一声:“当初我是金刚门的青年第一高手,他是狂沙门的第一高手,我俩年纪相当,名声又相当,到了武林中也打了几场,难分上下,他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李慕禅道:“他武功很强?”

  “很强!”宗铉点点头,道:“而且此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我差点儿要吃他的亏。”

  李慕禅笑起来:“这么说来,师父岂不是更厉害,一直没吃过他的亏!”

  宗铉摇摇头:“这一次就栽了个大跟头,……他一直与我较劲,后来我胜了一筹,压过了他,他气不过便苦修武功,结果因为急功近利走火入魔了,变得疯疯癫癫,在狂沙门过得很不好。”

  李慕禅叹道:“师父当时一定很不好受,兔死狐悲吧。”

  “不错,想他黄一风也是堂堂一代高手,竟落到如此地步,委实让人惋惜。”宗铉点点头。

  李慕禅道:“可后来他又恢复了,反而功力大进。”

  “想必他也得了什么奇遇吧。”宗铉摇摇头,道:“我既能得奇遇,他说不定也能得奇遇。”

  李慕禅摇摇头:“奇遇哪有那么多,是不是哪位大人物出手了?”

  宗铉叹道:“可能吧……”

  李慕禅笑道:“狂沙门还有什么大人物?”

  “狂沙门与咱们金刚门不相上下,虽说没什么大人物了,但派内的高手也不可小觑。”宗铉摇头道。

  李慕禅皱眉想了想:“狂沙门还有什么传说中的人物可能活着?”

  “除非是上一代掌门出手。”宗铉想了想,悠悠说道。

  “上一代掌门?”李慕禅疑惑的道:“上一代掌门还活着?”

  “嗯,应该还在。”宗铉点头。

  “他应该多大年纪了?”李慕禅问。

  宗铉道:“有一百五十多岁了吧。”

  李慕禅讶然道:“一百五十多岁?能活那么久吗?”

  宗铉笑了一下,点点头:“咱们五大派的心法,只要练好了,活个两百来岁并不算难事。”

  李慕禅目瞪口呆,怔然无语。

  宗铉淡淡一笑:“怎么,不相信?”

  李慕禅道:“那咱们的上一代掌门……?”

  “也在。”宗铉微笑道。

  “那萧掌门如今多大了?”李慕禅问。

  宗铉道:“五十二。”

  李慕禅吁了一口气:“我还以为萧掌门六七十岁呢,虽然他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
异世为僧无弹窗http://www.twsam.com/yishiweis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异世为僧http://m.twsam.com/yishiweiseng/异世为僧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异世为僧》版权归原作者萧舒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道朝天进化之眼琴帝重生之宗门崛起通天武尊神奇铁匠铺异兽养殖者主角家族你的木偶人有我的半颗心神话无限

图文天下小说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搜索引擎抓取获得,仅作学习交流用途,如您喜欢某部作品,请多多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