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大闲人|第八百五十四章 两家兴亡

推荐阅读:美梦时代/完本、绝品邪少我的美女俏老婆/完本、极品高富帅/完本、极品相师超级战兵精灵世纪:GO都市之最强纨绔/完本、捡个杀手做老婆官之图/完本
  稳定天下和朝堂最基本的手段便是平衡,帝王术即是平衡术,古往今来王朝更迭,用以稳定天下者,皆倚仗此术。

  “平衡”意味着分治,有左有右,帝王居中不偏不倚,不使一家独大,不使臣权过盛,拉拢一方打压另一方是帝王的拿手好戏。

  李世民是雄才伟略的英主,他的伟大之处不仅仅在于对外征战的百战百胜,更重要的是他用帝王之术平衡了朝局,突破了世家门阀统治地方的桎梏,将朝廷仁政推行到民间的同时,也加强了皇权的集中。

  帝王终其一生,使得最拿手的便是平衡术,从打压关陇门阀,扶持山东士族,到尚书省设左右仆射双宰相各为牵制,所以李素猜测,在皇子夺嫡露出苗头时,李世民选择了同样的做法,毕竟魏王李泰这些年结交关陇门阀,朝中大肆结党等行径,李世民早已有所察觉并渐生不满,打压魏王是大势所趋,不得不为,再怎样深爱自己的儿子,皇权社稷永远排在儿子的前面。

  猜测并非毫无道理的,事实上冯渡被刺一案最后逆转,李世民若有心追查到底的话,李素可能会无可避免地暴露出来,毕竟世上并没有天衣无缝的阴谋,不论看起来如何完美,终究都是有漏洞的,可是案子逆转之后,所有针对此案的追查一夜之间全部停止,李世民的目的仿佛只要洗清了李治的嫌疑便足够,没必要再查下去,这实在不符合李世民的性格。

  李素松了一口气,然后每天躺在院子里的树荫下琢磨,不仅思索自己所有布局里可能存在的漏洞,同时也不停揣测李世民的心理,最后终于得出这个结论,——李世民不继续追查,是因为他要制衡,魏王的表现已令他生出些许忌惮了,所以他需要另一个皇子站出来与魏王抗衡,而晋王李治,无论大小长短尺寸,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至于冯渡被刺一案里,作为李治最亲密的朋友,李素在里面做过什么谋划过什么,对李世民而言并不重要,他看到最后逆转的结果,事实证明李素有能力辅佐李治,一个在朝堂孤掌难鸣的皇子身边有李素这样的人才辅佐,本身也很符合李世民的心思。

  想通了这些道理,李素不禁摇头慨叹。

  帝王家中果然无情,时时刻刻把父子亲情挂在嘴上,可李泰和李治终究还是李世民手中的一颗棋子。

  李素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想通这些,但显然李绩和牛进达并未想过这么深远。

  “陛下刻意为之,欲图制衡?”李绩深拧眉头,飞快与牛进达对视一眼。

  牛进达神情凝重道:“子正果真确定么?毕竟朝野内外皆云魏王是继大统的唯一人选,就算冯渡被刺一案令魏王失了圣眷,大家也都只认为是暂时,过段时日待陛下消了气,圣眷仍会恢复如初的,而你说的制衡……”

  牛进达不解,李绩却似乎明白了什么,与李素相视一笑。

  “小子认为,时至今日,魏王恐怕已争储无望了,晋王才是继承大统最合适的人选,至于原因,并非表面的手足相残,而是更深远的门阀士族之争,甚至可以延伸到大唐未来百年国策,简单的说,魏王……走偏了。”

  牛进达虽然性格敦厚,却毕竟是朝堂沉浮多年的老将,有着敏锐的政治嗅觉,李素只稍稍提示了一下,牛进达便豁然明白了。

  “关陇门阀与山东士族?”牛进达惊讶地吸了口气,然后叹道:“若照这么说,两位皇子储君之争或许真是陛下刻意为之,造成如今互相制衡的局面……”

  李绩叹了口气道:“只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更何况东宫储君之位空悬久矣,陛下若再不从速决定,恐大唐朝野人心动荡不安,毕竟储君是国之根基,不可久悬呀,这个制衡的局面陛下打算维系到何时?”

  李素沉吟片刻,道:“小子猜测,陛下制衡两位皇子的目的,或许是为了东征,陛下御驾亲征高句丽已是无可逆转了,那时国中必须有皇子镇守监国,也需要别的皇子与其制约,太子之位虽说重要,但在陛下的眼里,如今世上的任何事都没有东征重要,御驾亲征时维系大唐国内平稳的政局才是陛下最需要的,所以我猜测在东征结束之前,陛下很可能仍让东宫之位空悬,待到东征一战功成,陛下挟大胜余威回朝,那时再宣布东宫人选便无人有异议了,两位皇子储君之争陛下可一言平之。”

  李绩和牛进达沉默半晌,李绩点了点头,道:“老夫枉活数十载,却不如你看得深远,真是后生可畏啊……”

  李素笑道:“小子太懒,喜欢躺在院子里瞎琢磨,这些想法都是没事躺在院子里猜的,至于对错,要看日后朝局变化才知。”

  李绩盯着他的眼睛,神情凝重道:“如此说来,你决意辅佐晋王了?”

  李素点头,肃然道:“晋王,未琢之美玉也,值得我辅佐,我相信将来他能创下不逊陛下之千秋功业。”

  李绩叹道:“当初老夫便觉得你踏入朝堂太危险,唯愿你不偏不倚,莫蹚浑水,可是没想到你还是卷入了凶险的是非之中……”

  李素笑道:“再老实的人终归也有一两个敌人的,我这一生若只是朋友遍天下,未免太无趣了,既然决定辅佐晋王,纵是天下皆敌,我亦愿往矣。”

  李绩神色愈发严肃,久久沉吟不语。

  牛进达看看李素,又看看李绩,然后不说话了。

  他知道李绩问这句话的意思,这不仅仅是关心李素,众所周知,李素是李绩的外甥,在外人眼里,李素代表的就是李绩,两家实为一家,所以李素的决定关乎两个家族的兴亡,现在二人之间的谈话,等于在决定两个家族未来的走向,牛进达虽是李素的授冠人,在这个家族存亡的大事上,他实在不便插言了。

  李绩眉头蹙得紧紧的,李素的决定他并不赞同,对他来说,不论支持哪个皇子,都犯了李世民的忌讳,李绩又是手握兵权的武将,在争储这种事上身份尤其敏感,最好的办法便是袖手中立,不偏不倚。

  可是偏偏李素却做出了辅佐晋王的决定,如今李素的官爵不小,在朝堂中的分量不轻,所以李素的决定不可避免地影响了李绩,令他犹疑踟蹰不已。

  仿佛看出了李绩艰难的挣扎,李素主动笑道:“舅父大人勿忧,小子以为,此事舅父大人最好莫参与进来,您是武将,身份太敏感,若被陛下察觉,恐怕会给咱们两家惹来杀身之祸,辅佐晋王由我一人足矣,将来晋王若成事,外人眼里咱们两家其实是一家,自可分沾雨露,若然事不成,则冤有头债有主,舅父大人在军中威望颇深,此事又没有直接参与,想必无论陛下或是未来的新君都不会为难舅父,那时小子一家老小便靠舅父大人照料了,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李绩不满地瞪着他:“你觉得老夫贪生怕死不敢担当吗?”

  李素笑道:“小子只是觉得没必要将两家的生死押在同一个人身上,舅父大人只要莫卷入此事里面,便能让咱们两家立于不败之地,您就是定海神针,有您在,我进可攻,退可守,就算输了,也不至于输掉全家性命。”

  李绩沉默良久,点点头。

  李素的话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局势未明朗前站队向来是冒险一搏的赌徒行为,李素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这一场胜利,他深信李治必将是最后的赢家,可他不敢拿老爹和许明珠还有她肚里的孩子的性命去赌,哪怕有九成的胜算都不敢,因为那是自己至亲的亲人的命,不是他自己的。

  李绩目光复杂地看着他,叹道:“你这次赌得不小,若失败了……”

  李素笑道:“若失败了,也不劳烦陛下派兵来拿我,我自己跳井痛快了断。”

  朝一旁的牛进达眨了眨眼,李素道:“小侄跳井后,牛伯伯莫从井口往下看……”

  牛进达一愣:“为啥?”

  李素干笑两声,没敢回答。总不能说你老人家那张国字脸太像板砖了,出现在井口上方未免有落井下石之嫌,让人死不瞑目……

  ****************************************************************

  离开李绩府,李素长呼一口气。

  有些话终于当面说清楚了,参与争储本就是一件极冒风险的事,而李素与李绩两家是一损俱损的关系,其实很早就该把话说清楚,只是考虑到李绩作为军中威望颇高的开国老将身份,这件事说出来未免太敏感。

  今日既然李绩主动问了,李素自然便不再瞒下去,趁着争储的矛盾尚未尖锐,早点说出来也好教李绩早有准备,进退从容。

  或许,将来李世民逝世后,李治作为太子登基可能会遇到一些人为的变故,那时李绩这位手握兵权的武将的重要性便十分突出了。

  …………

  回到太平村已是黄昏,家中颇显冷清,老爹李道正与方老五等部曲坐在耳房里喝酒顺便吹牛,气氛很热烈,一个说我当年阵前斩敌上百,另一个不服气便说我当年阵前杀敌三四百寻常事尔,斩敌上百的那个马上改口,说某某一战我杀敌破千,某将军大悦,送我雅号“千人斩”……

  一轮牛皮吹下来,数字一次比一次夸张,最后大家的武力值基本能够一人横扫千军万马,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全看自己当天心情如何……

  李素听不下去了,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家里是不是要搞个整.风运动了?先把老爹关柴房里饿几天以儆效尤?

  走到后院,刚准备进东厢房看看许明珠,顺便听听她肚里的动静,谁知走到门口却被丫鬟挡了驾,丫鬟战战兢兢告诉李素,夫人晚膳后觉得乏困便睡下了,夫人觉浅,老爷回来后还请轻手轻脚,最好去公主的道观里对付一宿,如此你好我好她也好……

  李素愣了半晌,随即苦笑。

  这位夫人果真是贤良淑德,宜室宜家,大方得不像话,只是这样看起来,显得自己特别像个渣男……

  然而,这个年代的环境就是这样啊,男人,尤其是有权有势的男人,若家里只有一位正妻反而招人笑话,许明珠或许当初对东阳还抱有一定的戒意,不过自从她有了身孕后,对东阳的戒意似乎一夜之间全消失了,现在这种主动鼓励他与东阳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休了?

  站在后院的拱门外,李素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当个渣男。

  东厢房里早已熄了灯,李素装模作样在门口徘徊了一阵,最后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仰天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才慢吞吞地往外走。

  转过身后,东厢房传来一声轻笑,接着戛然而止。

  李素觉得自己的演技特羞耻,特矫情,自抽三耳光仍不足以平民愤的那种。

  …………

  道观后殿。

  东阳见了李素没给好脸色,俏脸绷得紧紧的,仿佛能从上面刮下一层寒霜。

  “夫人赶你出门才知道到我这里,当我这里是客栈么?”

  李素搂过她的纤腰笑道:“公主夫人何必自侮?哪家客栈有你这么美丽的掌柜娘子?”

  东阳噗嗤一声笑了,红着脸不甘心地狠狠拧了他一把。

  “你就吃准了我性子老实,就知道欺负我,都多少日子没来过我这里了,我差人特意打听过,最近不见你有多忙,饭后消食走几步的功夫也不见你从我这里路过一下!”

  李素正色道:“胡说!谁说我不忙?我忙得跟大禹似的,三过家门而不入,只能匆匆从路边采把野花扔你家门口,默默祝你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东阳气笑了:“从哪里学来这些怪怪的词儿?倒是挺上口的……”

  杏眼斜乜,眸光盈盈,成为女人后的东阳愈发显得娇媚美艳,更有女人味了。

  “先恭喜夫君,一不小心又成了长安城的风云人物,功臣画像的事在长安城里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呢。”

  “同喜同喜,我在你父皇面前只是顺嘴一提,全靠你父皇英明神武……”李素假模假样朝太极宫方向崇敬状遥遥拱手。

  东阳皱了皱鼻子,道:“朝堂里的开国功臣多了,说起来皆是从龙之功,可若是真正论功劳的话,你这些年为大唐立下的功劳丝毫不逊开国立朝,造火器也好,血战西州也好,引进真腊稻种也好,哪一样比别人差了?为何父皇却跟我说,这次并未将你列入功臣画像中?”
贞观大闲人无弹窗http://www.twsam.com/zhenguandaxianren/,欢迎收藏
手机看贞观大闲人http://m.twsam.com/zhenguandaxianren/贞观大闲人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贞观大闲人》版权归原作者贼眉鼠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重生之新手村村长师父驾到遮天之万古独尊重生之新世界网游之玩转梦幻西游VR革命星媒舵手位面游戏系统极品BUG狩猎者

图文天下小说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搜索引擎抓取获得,仅作学习交流用途,如您喜欢某部作品,请多多支持作者!